面朝大海却无巨头,厦门离中国的“西雅图”还有多远?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科技 > 面朝大海却无巨头,厦门离中国的“西雅图”还有多远?

2019-10-23 15:05:38
人气:4509

厦门和西雅图的共同点也许只是美丽的风景,远离竞赛中心和风口。

"三分是命中注定的,七分是命中注定的."

这首著名歌曲的歌词“只有当你热爱战斗,你才能赢”被形容为福建商人的精神。

从“八山一水一田”地多地少的福建开始,恒安、安踏、巴金、七牌、七色狼、雅克、阿内尔、大理美食等著名民族品牌都站在他们身后,勇于奋斗,成为世界的缔造者。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也有许多来自福建的杰出领导人,激起了中国的巨大变革。例如,美团点评集团首席执行官王星,互联网上被称为“龙岩三姐”,今日头条首席执行官张一鸣,斯诺鲍首席执行官方三文。美图董事长蔡文胜和美图首席执行官吴洪欣被誉为“福建之光”。

然而,福建与其他省份的不同之处在于,互联网基因最强的地方不是省会城市,而是厦门。

作为中国改革开放初期的五大经济特区之一,厦门的城市环境、优惠政策以及与台湾的自然便捷联系,都把重点放在了福建互联网的整体发展上。

2019年,中国前100家互联网公司上市,五家厦门公司上市。厦门在“2019福建互联网20强”名单中也占据了14个席位。

当厦门的“门面”美图上市时,蔡文胜曾在一次采访中将厦门比作美国的西雅图。“西雅图不是美国的一个大城市,它是一个相对偏远而美丽的小城市,但微软、亚马逊、波音和星巴克等公司诞生了。美图出生在厦门,但我们希望有一天让每个人都知道美图是世界上的美图。”

福建的“互联网发电站”厦门是如何到达现在的位置的?离成为中国的“西雅图”还有多远?

互联网的基础是什么?域名。

厦门是中国的域名之都。

据公开数据显示,中国域名的全球交易额占全球总量的40%以上,而厦门知名企业的数量占全国总量的30%以上。

厦门天使投资人、美国代表团团长蔡文胜最初是一个域名。2007年,“265网站导航”以数千万美元的价格出售给谷歌,包括土豆、爱奇艺和微博在内的域名全部由蔡文胜出售。

然而,与域名相比,蔡文胜更著名的业务是与吴洪欣孵化“傻ps”工具“美图秀秀”。在随后的发展中,美图成为厦门的互联网名片。

今天,美国和土耳其在2019年互联网公司前100名中排名第59位。与2018年排名前20位的第17位相比,美国和土耳其的排名下降可能是由于出售小米等手机业务的崩溃,以及新兴聊天工具导致的移动社交媒体的解体。即使每月有数千万用户,他也找不到赚钱的方法,这让美图进入了瓶颈期。

然而,它仍能保持前100名的地位,这可能是由于美都铎海外业务的顺利发展。根据美加最新季度盈利报告,海外旗舰产品“beautyplus”和“airbrush”均盈利。

美土发展瓶颈的深层原因可能在于厦门无法像华北、华南等互联网战争激烈的一线城市那样形成产业集聚效应。

正是相关产业链的缺失导致美图多次错失现金出路。

然而,美图是厦门的一幅美丽的图画,从未想过要搬走。蔡文胜说:“厦门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城市。美图的总部将永远在厦门。”

当然,除了美图之外,在蔡文胜的背后,还有很多人和美图一起支持厦门互联网。

4399小游戏是最强的游戏之一。

hao123的创始人李兴平将4399小游戏列为百强休闲游戏网站。然而,在蔡文胜的大力参与下,他抓住了页面旅游发展的风口,并迅速将其拓展。近年来,尽管该公司的上市没有受到质疑,但它仍是中国最受欢迎的专业游戏门户网站之一,这一次它仍在100强中排名第42位。

在游戏领域,飞鱼技术也属于蔡文胜军团。飞宇科技的两位创始人姚建军创办了网站和企业,如站长之家和cnzz数据。陈建宇是米兔秀秀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飞鱼科技在蔡文胜的领导下于2014年成功上市港股,此前该公司凭借《捍卫萝卜》大获成功。

此外,由蔡文胜主导的厦门互联网圈也退出了同埠(更名为中国)等公司,并选择冷笑话。

在游戏领域,厦门也有前100强企业——吉布赛。Gibbet是一家网络游戏研发和运营公司。其代表作包括《提问》和《难以置信的迷宫》。它拥有雷霆游戏的推广和运营平台。其中,据腾讯新闻报道,吉布特的爆炸性产品“请求手游”将在2016年占公司总收入的70%以上。据厦门新闻报道,2019年上半年,吉伯特的平均月薪高达59,580元。

在百强名单上还有一个冉冉升起的明星企业,祥同动画。湘通动画以新媒体动画产业为主要关注对象,打造了绿豆蛙、昆巴熊等知名ip形象,并渗透到动画、游戏、影视、文学等诸多文化产业。它也开始利用“鲁文动画”的发展计划,在动画行业创造差异化的品牌优势。

进入前100名的美游,是目前中国最大的全女性互联网平台。通过“工具、社区和电子商务服务”等多种措施,美友深入“她的经济”,为女性打造了一个“她的国家”。《cmnet 2019年半年报告》显示,柚子在母婴应用中排名第一。

在厦门互联网发展的早期,蔡文胜曾经花了很多钱在鼓浪屿公园建造了一座综合办公楼,将互联网企业家聚集在一起组成了厦门的互联网军团。

后来,在厦门大力发展互联网的政策下,蔡文胜的互联网军团在厦门软件园“生根发芽”。

集中在厦门软件园的以蔡文胜为中心的圈子,加上与吉伯特、翔通动画、美游等独角兽企业的联动,逐渐形成了厦门本地互联网的规模。

除了上述100强企业之外,厦门软件园还以梅雅贝克、绿网世界、易连忠、神鹰软件、极限游戏、点击网络、易茗科技等五大100强企业脱颖而出。其中,梅比莉科是世界上最大的电子数据取证公司。易连忠的新标准社会保障卡在全国发行量最大。绿色网络世界致力于青年网络安全

厦门软件园为厦门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基础。2018年,厦门软件园实现营业收入1010.2亿元,注册企业总数达到4478家。

如果以蔡文胜为核心的地方互联网军团已经成立,以罗敏和姚政为代表的领导人已经开始重新审视厦门的互联网优势。

2017年元旦,厦门政府向罗敏伸出橄榄枝,邀请罗敏将其总部迁至厦门。当时,2014年成立的一家为金融机构服务并连接消费场景的有趣商店正奔向纽约证券交易所。

据36氪星报道,易趣副总裁许龙(Xu long)谈到易趣南下的原因:“当时,在考虑公司上市后,团队需要一个相对独立的环境和场所来再次腾飞或增强实力。”因此,这一举措很快在2017年夏天完成。后来,这家商店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

有趣的店铺受到质疑:从北京到厦门的快速转移于2018年完成,目的是缓解因股价和市值下跌80%以及100亿市值在上市后6个月内永远消失而引发的危机。毕竟,互联网金融是一个高度监管的行业。与烟雾弥漫的一线城市相比,也许厦门政府有一个更好的政策可以让有趣的商店休息一下。

罗敏本人曾回应道:“兴趣店搬到厦门根本不是为了短期利益,而是因为厦门美丽的自然环境和良好的商业环境。我相信趣味商店在厦门会有更好的未来,它的员工会过上更好的生活。”

目前,80多亩趣味商店(Fun Shop)公园正在建设中,预计2021年投入使用,届时将能容纳近1万名员工“面朝大海,春天盛开”开始工作和生活。

但是无论如何,对于趣味商店和厦门来说,都实现了双赢。

据网店最新财务报告显示,2019年第二季度,网店实现调整后净利润11.6亿元,同比增长57.1%。与此同时,趣味商店(Fun Shop)创新的开放平台业务表现更佳,收入近4亿元,同比增长150.8%。这是对厦门产值和税收最直接、最有力的拉动。

罗敏本人已经成为继蔡文胜之后厦门互联网的核心驱动力。

罗敏除了在2019年4月向厦门大学捐赠2000万元人民币,共同建立了“趣味商店”的人工智能研究所和金融科技研究所外,还在“趣味商店”内部成立了一个投资促进小组,邀请新经济领域的朋友来厦门,从而履行了厦门作为“投资顾问”的职责。

唱歌吧、松鼠大战、梅花风险投资、小牛电动车、富友卡车、蜜蕾等。,先后被罗敏介绍给厦门市领导,寻求自身业务发展与厦门政策和资源的结合。

来自福建的姚政和罗敏一起被厦门的政策和环境所感动。

2018年6月,乐凯的总部正式落户厦门。2019年7月,瑞星咖啡的第一个烘焙基地位于福建平南。基地占地62亩,建筑面积49000平方米。

与瑞星一起,还有陆姚政旗下的另一家企业神州优车集团的管理总部。

对于像厦门这样的二线城市来说,吸引巨头以更低的运营成本、更大的激励措施和更彻底的政策支持定居下来,似乎是积极利用互联网发展新经济的一种方式。在一级城市高度竞争的环境下,巨人也愿意重新评估二级城市的价值。

“幸运咖啡花了一年多的时间准备上市,比预期早了两年。我们深切感受到厦门商业环境带来的优势,企业整体运营成本大幅降低。”卢姚政说。

王星是陆姚政的福建籍,但其业务基地不在当地,在厦门的产业、资本和人才优势凸显后,也开始在厦门设立美联旗下榛子寄宿家庭的总部,从而为厦门互联网的发展做出贡献。

厦门自然环境优美,商业环境优越,支持互联网的蓬勃发展。同时,本土企业的扎根成长和巨人的落地给厦门带来了持续的人才吸引力和创新活力。随着政府和企业的合作,厦门互联网已经发展成为一个不可忽视的极点,除了北部,顶部和底部。

然而,尽管蔡文胜之前和罗敏之后,厦门很难在互联网上成为西雅图。

厦门和厦门的相似之处可能仅仅在于美丽的环境。

西雅图,被称为“翡翠城”,拥有美国西北部最美丽的风景。远处是“美国富士山”。东边是奥林匹亚国家公园。西边是喀斯喀特。它三面环山。受海洋影响,全年温暖潮湿,树叶常绿。它非常适合居住,适合商业。

厦门在中国南方也有美丽的沿海风景。用商店职员的话说,“面朝大海,春天开花”。我可以问一下,哪些网民不想天天面对大海,春天的花朵天天盛开?

然而,在相似的自然环境中,厦门与西雅图的不同之处在于没有这位大亨。

未能成为行业中具有绝对优势的巨人意味着产业链的聚集效应无法形成。否则,为什么美国和土耳其近年来总是错过互联网出口?

在厦门定居后,罗敏也雄心勃勃地说:“在不久的将来,趣味商店将成为厦门互联网的名片,科技创新的名片,城市发展的名片。”

然而,趣味商店可能能够刺激厦门金融技术的快速发展。从目前来看,他们还没有建立起完整成熟的商业链,不容易发展成为像阿里在杭州那样能够形成产业集聚效应的金融科技巨头。

虽然住在远离竞争的厦门,但缺少的是快速变化的风口。

以美图的美派为例。美派是中国短视频平台的早期探索者。自2014年推出以来,迈牌在ios和安卓应用商店的下载列表中高居榜首,并于2016年推出了直播。然而,新的喋喋不休、瞬息万变的玩家迅速瓜分了市场,让它措手不及。

互联网一直需要土壤。当“网络内容”在北京遍地开花,每个人都在争夺热点时,只有在最紧张的竞争中才能检测到最小的变量,从而踩在当前风口上。

对于福建人来说,张一鸣是在北京做的,但是在蔡文胜和厦门的吴洪欣,无论政策条件多么有利,早起仍然是晚的。

如果一个人不能成为一个行业巨头,他就不能发挥“虹吸效应”。

对西雅图来说,微软本身就激励了谷歌和脸书等硅谷老板在西雅图设立分支机构。腾讯科技称,facebook每年都会从软件帝国微软挖走大量互联网人才。人才流动和技术交流共同促进了城市的创新活力。

因此,尽管厦门前面有漂亮的图片,后面有有趣的商店,但在没有“硝烟”的情况下,创新的努力跟不上一线城市。

自我发展仍处于瓶颈,它如何发展成为发挥“虹吸效应”的微软和亚马逊?

然而,尽管没有巨人,最初以域名起家的厦门,其整体产业优势仍然集中在软件和信息服务行业,如美图、4399小网和美友,它们已经在各自的子行业处于领先地位。因此,在未来互联网的发展中,厦门仍然可以以软件和信息服务业为主导,充分发挥自身优势。

以一家有趣的商店为例。一方面,厦门良好的政策环境和软件及信息服务业的优势可以增强趣味商店的实力,加快金融科技创新的步伐。另一方面,趣味商店的成长可以对厦门形成强大的产业集聚效应,吸引更多的高成长和创新型企业来厦门。据通化顺的财经新闻报道,以趣味商店为代表的厦门金融科技产业已经初具规模。

厦门的互联网发展具有其他城市无法比拟的优势,这源于福建传统宗族观念演变而来的“抱团”的发展。

早期,蔡文胜几乎独自推动了厦门互联网的发展,形成了当地的“蔡系”军团。现在,定居厦门的罗敏也成为了这场运动的推动者。

有软件和信息服务行业,也有核心聚合者将在未来跟进。在互联网的浪潮中,厦门仍然有很多事情要做。美图和趣味商店也在大浪潮中不断调整脚步,寻找突破。

厦门不可能成为“中国的西雅图”,但每个城市都有自己的发展速度。

对厦门来说,不需要做自己,做自己就足够了。

作者:易帕尔;公开号码:螳螂金融(id:tanglangfin),泛金融新媒体,为《财富生活》等许多杂志撰稿。,侧重于金融和金融领域,如新金融、新零售、上市公司等。

这篇文章最初由“螳螂财经”出版。每个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允许禁止复制。

主题地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