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山明及团队创作《良渚古国》用东方笔墨绘就美丽传奇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文化 > 吴山明及团队创作《良渚古国》用东方笔墨绘就美丽传奇

2019-10-24 09:03:57
人气:1857

"七月是最热的月份,九月是送衣服的最佳时间."夏秋之交的良渚古城遗址不仅像夏花一样绚烂,而且在热浪消退和躁动后依然平静。在吴山明的漫步中,良渚在第43届世界遗产大会上成功申请世界遗产的画面依然清晰可见。银色的头发被黄昏的天空光线和微风吹拂着,这给被山林和水泽环绕的老地方增添了一点诗意和独特的意义。

作为一名画家,吴老现在处于流动的光影中,甚至更远,穿越了漫长的时间和历史。在其他时候,作为“浙江人物画”的领军人物,吴老实际上站在了世界的窗口。就像三年前的九月一样,他还是杭州g20峰会国家元首酒店文化验证小组的组长,检查那些优秀的中国画作品。他还创作并参与了许多在重要外交活动和礼宾场所展出的作品,如《西湖诗》、《采莲图》、《西湖全景》,受到外宾和艺术界的广泛好评。

吴老在这里游荡了很长时间,就像他在良渚博物馆丰富的收藏品和当代诠释中穿梭一样。一段时间以来,良渚已经成为一种强烈的情结萦绕在他的脑海中。这与其说是艺术的敏感性和直觉,不如说是内心的激情和呼唤。

良渚题材的两幅大型叙事油画的创作与朋友潘鸿海不同。当吴老开始创作以良渚为主题的大型中国画时,考古学的进步和申请世界遗产的步伐都无限而有力地向前推进。这使得吴晗逐渐清晰了用毛笔画良渚古国全景的创作思路。长期接触吴老艺术魅力的同学和老师都热情地加入了这个团队。中国美术学院董文运教授、浙江画院副院长迟沙洪和新生代画家孟项峻组成了一支创作团队,帮助良渚文化以艺术的方式传播。

怀着这种创作抱负,吴老必须首先为良渚深刻的主题找到一种成熟而恰当的艺术风格。当他以类似系列壁画的方式慢慢向观众打开良渚古国壮丽的画卷时,我们可能会想起中国绘画史上两部著名的作品,即张泽端的《清明上河图》和王辉、金扬的《康熙南巡图》。它们叙述和反映了作品创作时的当地条件和习俗,描绘了当时的经济、文化和政治现象。他们作品中人物的数量以及事件和场景的复杂性可以说是绘画史上的奇迹。前者已成为中国绘画的经典和巅峰之作。“我以前画大图,比如陈胜和光武的历史画。他还画了长卷轴,就像一系列展示少数民族风俗和民国风度的长卷轴。然而,这次不同了。良渚题材的作品仍然很少,中国画更是少之又少。这样一个深刻而美丽的东方故事和传说怎么会没有东方墨水的表现和作品呢?”吴的眼睛闪着炽热的光。

《良渚古国》

从展开的六英尺手稿中,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人物聚集在这个古老国家的宏伟场景中。起初,估计有130多人。初稿完成后,吴老的团队花了几周时间。画家用写意的方式在大环境中建构事件与人物的关系。画家通过去除树枝卷须、注入写意精神的笔墨,干净生动地描绘了良渚祖先的生产和生活。由于吴老具有描绘和移植西方绘画模式的扎实能力,他对人物的描述虽然不多,但却是众多而生动的。

环境的渲染不仅包括被水和茂密的松竹包围的良渚古城的地理和自然特征,还包括反映当时生产力发展水平的种植养殖、建筑水利等文化和社会景观。这些特征和景观不仅尽最大努力证实考古成果,而且还不丧失想象的自由和魔力。这幅画通过劳动生产、丰收庆典和宗教祭祀等中心事件将人们联系在一起,通过上述事件的联系和逐步推进,观看者的视线最终集中在画面中心上方的国王和周围地区。

画中的所有人,无论是成年人还是儿童,男人还是女人,无论是运送食物、建造房屋、运送食物、纳贡、站岗、开心地唱歌跳舞还是陪伴国王,都是相互独立、相互呼应的。他们有序向心地共同绘制了一幅5000多年前北纬30度、距杭州20公里的长江下游古城太湖的大型民俗地图。

良渚古国的一部分

毫无疑问,这种强烈的形式感源于古代国家的精神信仰和宗教祭祀。良渚文明也是艺术创作的永恒主题,吴老团队延续和发展了这一传统。他们还不遗余力地描绘和渲染玉文化,这是伴随着牺牲,明亮和繁荣。这一点可以从象征国王手中权力的玉钺、他的随从以及远处人们手中的各种玉器得到证明,包括反映良渚祖先自然观和宇宙观的玉、玉琮等玉器。不同的是,除了用作礼器的玉器外,吴老还参加了王氏背后的仪式。

三面布条上的符号就像所有生物心中的神圣徽章。椭圆眼睛、水平鼻子、大圆圈、大眼睛的人和动物面孔,正是良渚先民中的怪神,拥有不可动摇的神力。除了玉的坚硬和冰冷,吴老也加入了火中。炽热的火焰在高温和大气中燃烧,同时模糊了国王的脸颊。大火阻断了人们和皇室之间的距离,也渲染和萦绕着敬畏的气氛。原始图腾和神秘将人们团结在一个高度整合的框架和秩序中。

与强烈的形式感和画面的高度统一相协调,画家采用了明亮而庄严的色彩。良渚古城的天空和房屋覆盖着一层薄薄的金色光辉,城市周围的河流流淌着,跳动着明亮的浅蓝色。随着版画的色彩设置风格,黑色油墨仍然是焦点。在这里,我们看不到吴老以前作品中的山谷间的白色天空和天空。金子又薄又满,覆盖了这幅画一半以上的顶部,这传达了画家在回顾遥远的历史时的崇敬和喜悦。另一方面,对色彩类型的严格限制延续了吴老水墨的精神,素朴、清淡、典雅、克制。

在空间布局和位置管理方面,吴老注重在大结构下从容把握每一对之间的关系。它被用来渲染庄严的松树和宫殿,超越高平台的宫殿和建在坚实的土地基础上的房屋,在交通、人群和建筑、自然景观和人工建筑中种植竹子关节和竹筏,以及王室和人民群体,一群人和另一群人相互穿插...它使整个画面密集但不拥挤,生动有序,适合运动。山水、松竹、稻草屋顶不仅是典型江南地区的象征意象,也是吴老竭力充分调动的中国画元素。

根据创作计划,主画面完成后,吴老和他的团队还将专注于创作两幅以女性从事陶瓷、纺织等手工业和男性狩猎为主题的副画面。他们将分别强调美和力量,丰富和补充主地图。

艺术越向前发展,物质因素就会逐渐下降,精神因素就会逐渐上升面对“良渚故国”的艺术品,我们会感受到视觉冲击和心灵震撼,同时,我们也会真正感受到想要更多。甚至一些通常对吴的艺术有着深刻品味的老师和朋友也可能会非常好奇和质疑吴是否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以及他将如何进一步传播他的笔墨魅力。也许,初稿的完成只是实现了古代良渚国的设想。也许,因为它简单而纯粹,它也给了无尽的神秘变化和进一步发展和创造的可能性。站在历史与未来交汇处的吴老,通过日益完善的东方水墨画和对吴老及其团队的控制,仍将带领浙江水墨画承担新时代的使命,这是绝对肯定的。

在黄昏的天空光线和微风中,泼墨的吴老和仍然有他年轻的外表和潇洒的风格。

[浙江新闻]

吴山明:

1941年生于浙江省浦江县原武村。中国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美术学院博士生导师,中国绘画学会顾问,中国国家画院中国画研究所副所长,西陵印刷学会理事。享受国务院特殊专家津贴,荣获第二届中国美术学院“哲学家奖”金奖。

浙江新闻客户|周树编辑沈于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