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家庭的混乱始于:父母不像父母,孩子不像孩子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 一个家庭的混乱始于:父母不像父母,孩子不像孩子

2019-10-24 15:44:18
人气:4259

苏珊·福沃德讲述了《出身名门》中一个34岁的男人赖斯的故事:

34岁的赖斯是个工作狂,无聊又不受人爱。他的妻子和女朋友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他。在与苏珊的磋商和交流中,我们得知莱斯小时候承担家庭责任太早。他母亲一年到头都卧病在床,父亲忙于工作。赖斯不仅要照顾他的弟弟,还要照顾他的母亲,甚至要让她开心。

赖斯深陷角色困惑之中,感到无能为力,背负着沉重的负罪感,不得不抑制自己的情感需求,成为一台只能工作却不能享受的机器。

苏珊·福沃德(Susan Foward)在《出身家庭》中说:“当父母把父母的责任强加给孩子时,家庭中每个成员的角色变得模糊、扭曲甚至颠倒。被迫成为自己的父母,即使是父母的孩子,也没有模仿、学习或尊重的对象,孩子的自我认同也会随波逐流。"

当儿童被“父母”抚养时,他们将遭受身体和心理障碍,并表现出一系列“病理症状”。

正如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在《火锅上的家庭》中所说的那样,当一个家庭的阶级混乱,或者成员之间给予该阶级的规范和规定遭到违反时,家庭成员的心理就会偏离,心理症状就会出现。"

这就是家庭混乱的开始:父母不像父母,孩子也不像孩子。

奥古斯都·纳皮尔和卡尔·惠特克描述了一个关系错位的家庭。

《火锅家族》的作者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最初是大师和门徒,后来发展成合作关系。

奥古斯都·纳皮尔是北卡罗来纳大学的临床心理学博士。他后来在威斯康星大学精神病学系工作,并参加了儿童和家庭研究项目。目前,他负责亚特兰大的一项家庭治疗工作,并经常和他的妻子一起为一些家庭提供治疗,他的妻子也是一名心理治疗师。

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是锡拉丘兹大学的医学博士,在路易斯维尔大学接受精神病学培训。他于1965年成为威斯康星-麦迪逊大学的精神病学教授,并在那里工作到1982年退休。他在许多权威期刊上发表学术论文,并参与编写了几本心理学教科书。

在《火热的家庭》中,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从16岁女儿叛逆的外表背后分析了大卫和卡罗琳之间的婚姻矛盾,这是家庭成员错位的根源。之后,他带领大卫家族一步步摆脱混乱关系的错位,让家庭中的每个人都找到自己的位置。

家庭是一个小系统。父亲、母亲和孩子的角色都是由系统预先安排的。一旦关系错位,系统混乱,一个家庭成员将“殉教”,并警告家庭在身体和心理上有各种“病态症状”。

让我们来分析一下家庭关系的错位给孩子们带来的伤害。

在父母眼里,女儿克劳迪娅既傲慢又叛逆。她要么整天和妈妈吵架,要么整夜离家出走,甚至有自杀的倾向。

事实上,克劳迪娅确实觉得自己要疯了。她经常抑郁、焦虑,甚至被怀疑患有精神分裂症。在治疗过程中,克劳迪娅甚至两次情绪爆发并离开了门。

后来在治疗中,丹也出现了类似的症状。他傲慢自大,不尊重父母,觉得周围所有的同伴都很愚蠢,甚至瞧不起父亲。

克劳迪娅和丹的这些症状实际上是错位家庭关系的表现。大卫家的主要矛盾是父母之间无声的疏远和婚姻的逐渐冷却。

因为大卫和卡罗琳之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冷漠,为了弥补他们心中的空间不足,大卫选择了和女儿亲近,卡罗琳选择了和儿子亲近。在某种意义上,克劳迪娅和丹被赋予了父母的“伴侣”角色。在这种错位关系的影响下,他们开始对自己的定位感到困惑。

当他们的父母关系融洽时,他们被当作孩子对待。当父母分居时,他们被视为“伴侣”。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不知道自己是成人还是儿童。这种不确定性使他们恐惧和不信任,从而变得不安全。

就像英子和离婚的母亲宋倩在《小快乐》中一样,事实上,潜意识里她被视为伴侣,一丝不苟的关怀对她的丈夫也有同感。正是这种错位的家庭关系导致了英子后来的抑郁和疾病。

一个孩子,他不能同时扮演父母和伴侣的孩子,这样的定位只会让孩子心理混乱,患心理疾病。

纽约罗切斯特大学医学中心的玛丽卡·萨塔博士的一项研究发现,在父母不和、家庭暴力的家庭中长大的孩子比那些压力较小的孩子更容易生病。

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在《火锅之家》中也指出,任何多动症、嗜睡、成绩下降、尿床、口吃、厌学、坏脾气和拒绝进食的症状都表明孩子可能正遭受父母婚姻的压力。换句话说,孩子在不知不觉中成了家庭中的替罪羊。

在治疗开始时,大卫指出克劳迪娅身体不好,经常遭受无法解释的疼痛和耳鸣,原因不明。

事实上,她的这些症状表现为被父母用作“替罪羊”。在遭受心理压力的同时,她的生理也表现出不适。

电影《海蒂和爷爷》中的克拉拉发现自己无法行走,因为她的母亲死于一场重病,“康复”了,不得不坐轮椅。海蒂的出现让她和父亲交流得更多了,她变得快乐起来,能够走路了。

所以克拉拉不能走路只是一种心脏病。她病入膏肓地告诉了父亲,并更加关注她。当她父亲更加关注她,她和父亲的感情开始流动时,她敞开心扉后就能自然行走了。

“了解孩子:周鼎文在家庭教育中的智慧”说:“孩子将敏锐地意识到家庭状况,并将通过身心的变化得到反映。这孩子的病是这样说的,“我们的家庭违反了生命的法则!"

因此,面对“患病儿童”或“问题儿童”,当务之急不是“治疗”他们,而是理顺错位的家庭关系,让家庭成员回到各自的岗位。

到底是怎么回事?跟随奥古斯都·纳皮尔和卡尔·惠特克一起学习。

大卫和他的父亲没有太多亲密的关系,无法忍受因成为长者而产生的代沟,所以他试图让他的儿子丹成为他的朋友。大卫把丹当成朋友的行为导致丹轻视他,甚至试图取代他。

因此,在家庭中,父母首先找到正确的方向,成为合格的父母,然后教育他们的孩子。

香港明星蔡少芬说:“你可以成为她的好听众,你可以同意她,你可以安抚她,但你不能接近成为朋友。因为只有这样,孩子才能知道如何尊重长辈,在社会上,她才能尊重他人。”

总是想和孩子成为朋友的父母会逐渐失去他们的亲权。孩子们不再害怕你了。如果你不给他买玩具,他就敢在街上闹事。如果你批评他,他会敢盯着你看。

父母的孩子意味着你是父母,他是孩子。你有义务教育和引导他。至于朋友,他的同龄人是最好的选择。

正如《重塑亲权》中所说的,父母和孩子在一起。潜意识里,父母必须扮演长辈的角色,因为孩子需要在规则和界限内茁壮成长。

大卫试图敞开心扉与克劳迪娅交谈,但在交谈中,克劳迪娅几乎被逼疯了。尤其是当她父亲一再无视她的眼泪,试图理智地和她说话时,克劳迪娅非常生气,她立即砰地一声关上门,离开了。

奥古斯都·纳皮尔和卡尔·惠特克在《火锅家族》中分析说,正是大卫近乎冷漠的理性让克劳迪娅濒临崩溃。

与克劳迪娅交谈时,大卫总是告诉他的女儿,他隐藏了许多真实的感情,并且总是试图保持理性,想扮演“父亲”而不是父亲。

这种情况很常见。父母总是装腔作势,和他们的孩子说话。在这种对话中,孩子们感觉不到爱和关心,只有冷漠和不友善。

只有“青年学校”的王力可·盛楠,当他和妙妙谈话时,他不是批评就是嘲笑。妙妙感觉不到爱,只有控制。

当父母和孩子相处时,他们应该学会表现出软弱,表现出超越父母角色的温暖。

正如《遇见孩子,遇见更好的自己》中所说的,为人父母的主要任务是揭露一个人的懦弱,用言语和行动向世界展示一个成熟、充实和有血有肉的生活的本质。"

因此,如果你想和你的孩子保持一种温暖和人道的关系,试着充分表达你自己,不要成为一个似乎拥有所有正确答案的教练。让你的孩子知道父母有盔甲和弱点。

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在《热锅上的家庭》中说,大卫和卡罗琳:“你应该在旧系统中摸索变化。父母过去常常控制他们的孩子。现在是时候让他们自己管理自己了。在新系统中,你和她之间会有一种人际关系。最好是成为她可以咨询的对象,让他乐意接近你。”

如果你问你的父母是否爱他们的孩子,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但是当你问他们是否喜欢他们的孩子时,他们可能会犹豫。

在父母眼里,孩子们总是有一些不被喜欢的行为,所以他们试图改变他。然而,父母不喜欢孩子的行为可能只是孩子的特征。

因此,父母不应该固执,学会用爱和尊重对待他们的孩子。你可能不喜欢孩子的某些行为,但请不要轻率地改变它们,学会尊重它们。

4.开发新的语言系统

卡罗琳妈妈和克劳迪娅又吵架了,发生了暴力冲突。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建议他们开发一种新的语言系统,学会谈论自己的感受,而不是激进地攻击他人。

例如,卡罗琳在厨房忙着。她希望她的家人能帮助她。她没有直接说话,但指责克劳迪娅:“你只会变懒。”

如果她换一种方式说:“我在厨房感到如此无聊和悲伤,你能帮我吗?”我想克劳迪娅肯定不会敷衍了事,但会认真帮忙的。

我对此有一个特殊的经历。当我母亲从小就很忙的时候,她总是先骂我父亲懒惰,然后骂他没用。最后,她对自己悲惨的命运大声疾呼。每次她开始这个“三部曲”,我都忍不住反驳她,“你需要帮助,你不会开口,你必须抱怨。”

但是我妈妈总是回答,“你没有长眼睛,你没看到我很忙吗?”一两次,我再也不想帮助她了。

许多家庭沟通不畅,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他们只责怪别人而不是自己。事实上,当你真诚地表达你的感受时,你的家人会理解并帮助你。

经过多次治疗,奥古斯都·纳皮尔和卡尔·惠特克将大卫家族的矛盾定义为婚姻矛盾。

大卫和卡罗琳之间的不和导致了克劳迪娅和丹之间关系的混乱。他们被视为父母婚姻的“替罪羊”,表现出一系列叛逆行为,如克劳迪娅离家出走和丹的傲慢。

意识到这一点后,大卫和卡罗琳不再逃避,开始正视婚姻问题。

卡罗琳首先开始改变,学会不再过分依赖大卫,将生活重心从家庭转移到自己身上,开始学习和学习。

大卫和原籍家庭和解后,他们也开始尝试改变,变得更加温柔和关心家人。

他们都学会了成为自己的治疗师,并努力治愈自己。此时,他们的家庭危机得到了缓解。

心理学家徐浩源博士说:“与成年父母相比,孩子更像敏感的心理学家。父母只考虑他们的存在,但他们特别关心父母的情绪,对他们的心理变化非常敏感。"

就像《火锅家庭》中的克劳迪娅一样,她总是被认为“有病”。直到治疗的后期,奥古斯都·纳皮尔(Augustus Napier)和卡尔·惠特克(Carl Whitaker)才发现克劳迪娅病态的表现只是因为她敏锐地感受到了父母婚姻中的裂痕,并毫不犹豫地用“病态”来挽救他们的婚姻。

因此,家长被要求调整心态,认真做合格的家长。只有当父母像父母一样时,孩子才能变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