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仅1.66平米,中小学开放场地仍有难题待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体育 > 中国人均体育场地面积仅1.66平米,中小学开放场地仍有难题待

2019-11-01 12:41:03
人气:336

记者李文杰

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全民健身需求,国务院办公厅于2019年9月2日再次发布文件,支持中小学校开设体育场馆。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推进全民健身和体育消费,促进体育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意见》要求在政策范围内采取必要的激励机制,支持中小学校改革校园体育场馆设施的社会渠道,并在课余时间和节假日向公众开放。那些不具备改革条件的人还应确保在业余时间和假期向教师和学生开放,同时鼓励引进专业组织通过购买服务来经营和管理。

中国的体育场馆短缺问题由来已久。根据2015年第六次全国体育场馆普查数据,全国体育场馆中,教育系统管理的体育场馆66.05万个,占38.98%;场地面积10.56亿平方米,占53.01%。人均运动场面积只有1.46平方米。

2018年,国家体育总局集团司发布的《中国大众体育发展报告(2018)》显示,截至2017年底,中国体育场馆超过195.7万个,平均面积1.66平方米。然而,与2014年国务院发布的《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相比,这仍然任重道远。到2025年,中国人均体育面积将达到2平方米。此外,与发达国家相比,美国人均运动场面积为16平方米,日本甚至高达19平方米。

“根据公开数据,教育系统管理的体育场馆面积约占全国总面积的一半。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具有数量、功能、人力资源和文化环境优势。在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的背景下,学校和社区体育场馆设施资源共享是解决我国群众体育场馆设施短缺的有效途径。北京体育大学研究生院教授彭颖告诉接口新闻。

“我国绝大多数学校‘封锁’了大量高质量的体育场馆和设施资源,造成了体育资源的流失和浪费。”华中师范大学体育学院教授郭敏也认为,“在体育设施供给不足、国家财力短期内无法解决、学校体育设施长期闲置的情况下,学校体育设施对外开放意义重大。”

这不是国家第一次从政策层面鼓励学校开设体育场馆。《全民健身条例》早就规定中小学应当开设体育场馆:“公立学校应当积极创造条件,向公众开放体育设施;国家鼓励私立学校向公众开放体育设施。”

针对开放水平低的问题,国家体育总局和教育部于2017年联合发布了《关于推进学校体育场馆向社会开放的实施意见》,对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开放的指导思想、范围、方法、保障措施和组织提出了要求。

政策出台后,宁夏、深圳、上海也对中小学开设体育场馆进行了一些探索。在某些地区效果是明显的——据上官新闻报道,上海静安区静安区80所学校(共82所学校)的体育场馆已经向公众开放。目前,全区81.7%的学校场馆每周开放27小时以上,部分学校每天锻炼300多次。

然而,在这背后,争议和障碍仍然存在。校园安全和财力不足问题一度成为学校开设体育场馆的“障碍”。

深圳第一中学保安部主任告诉新闻界面,“目前,普通学校只在周末向公众开放,但它们确实增加了安全隐患,学校压力很大。”

“一些居民以健身为由进入学校,但他们遛狗、乱扔垃圾或破坏学校,增加了学校清洁和安全的工作量。”上述安全部门主任表示,有时当校外人士被要求按规定出示身份证和其他证件时,会出现纠纷,“造成很大麻烦”。

北京广渠门中学副校长应星在接受中央电视台采访时也表示,“开放体育场本身是件好事,但它在人力、财力、物力和管理方面给学校带来了更大的压力。”

对此,郭敏认为,由于缺乏相关的责任认定制度和校园体育保险机制,学校担心开学后安全事件的责任归属,所以大多数学校以“一件事多于一件事”的心态,以各种理由拒绝开设学校体育场馆和设施。

彭英泽说,“学校体育设施向社会开放的风险规避是一项系统工程。这不是一个可以由一个学校部门解决的问题。这需要政府部门和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例如,值得尝试引入第三方管理模式,并按阶段和时间划分合理开放场馆。”

近年来,一些城市试图通过更详细的规定来消除学校的担忧。

以上海为例。在安全问题上,上海市静安区实行注册和准入制度。首次进入学校的居民必须登记他们的姓名、身份证号码、联系电话、紧急联系人和其他信息。此外,许多部门联合发布了《静安区学校体育设施开放实施意见》(试行),以规范和引导居民进入健身场所。此外,为了减轻学校对事故的担忧,区体育局为每所开放学校购买了公众责任保险,以减轻事故可能带来的经济和法律责任风险。

广州市在学校体育设施的开放时间上严格区分工作日和公众假期,并根据学校类型和学校场馆设施的具体情况提出开放标准和要求。江苏省无锡市采取措施,防止分割健身区和教学区等风险。深圳发布了《公立学校体育馆设施向社会开放指引》,通过向学校提供维修资金和为开放场馆购买公共责任保险来缓解学校的担忧...

然而,这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资本投资,财务问题也困扰着许多学校。郭敏说,“我国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建设的大部分资金来源依赖于政府财政拨款和单位自筹。然而,过分依赖这两个渠道会增加政府和学校的负担,不利于学校体育场地和设施的可持续发展。」

“政府每年对学校的财政拨款不包括用于向外界开放体育场馆或设施的资金,或者这类资金的分配相对较少,如果学校的收入不能满足其需求,学校不愿对外开放。”郭敏分析。

郭敏建议,“为拓宽投资渠道,减轻公共财政压力,动员社会力量进入公共服务领域,应创新学校体育场馆设施建设的融资方式,促进公私合作,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吸引更多的社会资本。”

此外,郭敏认为,“政府还应该制定科学完善的政策法规,为学校体育设施的开放提供坚实的法律依据和政策依据。”

上海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