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在喀喇昆仑之巅,聆听四名来自新疆军区士兵的故事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军事 > 今天,在喀喇昆仑之巅,聆听四名来自新疆军区士兵的故事

2019-11-02 11:10:27
人气:4835

来源:中国军事网络集成

中秋节已经过去了,凉意越来越浓。读完这组文章后,我被“非常高、非常苦、非常忠诚、非常片面、非常危险、非常宽慰”这句话深深打动了。这种感觉是炙热的感觉,融化的萧瑟炙热,是钢铁脊梁挺立的风雪壮丽。

四季生活富裕的人可能会发现很难理解高原士兵的艰辛和快乐...但具有独特风味和高山地区代表性的词语直截了当、简单有力,凝聚了高原士兵的青年奉献精神,并写下了他们的使命责任...对你、对我和对每个人来说,他们不仅被感动,而且是一种无声的鼓励...

今天,让我们一路沿着陡峭的山路,面对风雪,看到这些士兵,握着他们的手说:"同志们,辛苦了!"

请注意今天《人民解放军日报》的报道-

喀喇昆仑

非常高,非常苦,非常忠诚,非常片面,非常冒险,非常放心。

陡峭的行走

天空晴朗,斜坡陡峭,山谷深邃。一长队车队紧紧抓住陡峭的悬崖,沿着蜿蜒的道路缓缓行进。当他们爬过5000多米的黑卡巴时,雪花不时从车窗上侧的缝隙飘进驾驶室,落到司机班长杨梁潇的脸上,后者被蒸发了。

这时,杨梁潇心里非常清楚,如果他不小心,他甚至可能会把人和车带下路基,掉进深渊。他每隔几分钟就往嘴里倒口红,强迫自己精力充沛。他的眼睛像两枚铜币。他换挡,稍微刹车。他的手和脚一起使用。他很冷静,几个危险的弯道安全通过。

我的思绪闪现在我第一次飞上天空的时候。杨梁潇因高原病头痛欲裂,胃翻了个底朝天。

"这个高原真的很难处理!"到达海拔5040米的驻军站后,梁潇的高度反应越来越强烈。他每天流鼻血五六次,厌食症。他甚至不得不喝葡萄糖,打一个瓶子来维持身体功能,并服用感冒药来缓解头痛和头晕。一周后,他瘦了7公斤。

“我不相信这种邪恶,适应缺氧环境是如此困难!”杨梁潇没有被吓倒,而是变得越来越勇敢。他迎难而上,积极开展高原适应性训练。他对高度反应、口渴、寒冷和雪盲有抵抗力。只有在每次达到“极限”时,他才吸入氧气,并一个接一个地减少氧气量...

对一个司机来说,身体适应高原环境只是基础,关键是提高驾驶技能。在陡坡和陡坡上很难在高空驾驶,在狭窄的道路和弯道上驾驶也很危险。如果你想在天空的道路上驰骋,你必须使加速器、离合器、制动器、齿轮、方向和视力紧密配合,使汽车用心行驶。每次从车上回来,杨梁潇都会加班整理“驾驶档案”,记录他的驾驶经历。

日复一日,在喀喇昆仑驻军站,杨梁潇甚至会坐在长凳上,一边休息一边对着空气练习,直到他练习换档、踩刹车和踩离合器等基本动作到极致。为了提高视力,反复比较各危险路段的现场差异,并追求“零延迟”的应对...

“必须提前减速!”杨梁潇本能地判断,当他驾驶卡车执行另一项任务时,到达一个大约50米的S形弯道。制动踏板和离合器踏板无缝连接。出乎意料的是,速度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加快了,并且冲到了拐角处。

原来大坂山路陡峭,一路刹车频繁,刹车蹄磨损严重,导致车辆短暂刹车失灵。我看见杨梁潇不慌不忙地,向左打方向盘,频繁踩刹车,迅速换到低档,最后拉手刹……汽车的后轮开始向侧面滑动。错过1米远的陡峭地方是深不可测的悬崖。汽车漂流了几米,杨·梁潇朝这个方向往回撞,轮胎在结冰的路面上画了一个弧线,以优美的漂移运动穿过了弯道...

声音

勇敢地面对困难

■杨梁潇

剑锋锋利,梅花香来自严寒。驾驶汽车穿越天空,面对寒冷、缺氧、陡坡和湿滑道路的挑战,我迎难而上,积极适应并勇敢地克服困难,突破了驾驶技能上的一个又一个“极限”。这个过程让我明白,只要我敢于挑战困难,做出艰苦的努力,我一定会到达胜利的彼岸。

在稳定中寻求胜利

车队行驶在蜿蜒陡峭的219国道上。就像鸟儿在锋利的悬崖间飞翔一样,它们灵巧地躲开地形,有时出现在公路上方,然后消失在悬崖的深处。这时,四级军士长董卫国收回了他的眼睛,揉了揉肿胀的眼睛。

视野中的可见颜色逐渐减少。突然,腰疼袭来,让董卫国坐立不安。那是去年年底,当该团组织了一次连队比赛时,董卫国一口气报告了三个主题。当400米障碍太高时,他的手臂滑了下来,重重地仰面倒下。尽管很痛,他还是站了起来,继续往前走。他最终以1.6秒的优势获得了第一名。他的腰椎从疾病的根源上掉了下来。

“把座椅靠背调整下来,躺下可能会舒服一点……”一个想法闪过他的脑海,很快就自我否定了,他知道在他心里,司机杨林山是个矮个子,没有高原驾驶经验,他必须眼睛盯住道路,不能有丝毫松懈。

董卫国已经服役13年了,已经在高原上待了5次。他在适应高原环境方面有丰富的经验。即便如此,在他离开之前,他一点也不敢粗心大意,从车辆装载到课堂上士兵物品的搬运。他只是在逐一检查后才松了口气,“战争准备工作应该完成,不少于一针”和“高原医学不应该少,感觉不太好……”

今天,董卫国仍然清楚地记得他第一次踏上高原时的痛苦。这时,车队正要到达马扎达班,这时汽车收音机突然听到一个急促的声音:“03,03,我是04,请停下来检查牵引设备……”右转,减速,靠边停车...董卫国跳下车,喘着气说:炮兵发电站横梁上的螺栓松了,掉了下来,车在转弯时倾斜了,旁边是深渊...

陡峭寒冷的喀喇昆仑只有100%的小心,绝对不是100%的安全。从那时起,董卫国深深明白,任何粗心都可能导致致命的错误。

要在高原上战斗,更重要的是锻造和赢得艰苦的工作。不久前,在喀喇昆仑要塞附近的一次“快速打击和快速撤退”演习中,炮兵发电站连续两次未能启动,但“敌情”就像火一样。石油船员渴望再次“赌博”,但董卫国阻止了他们。“这是一辆被淹没的坦克。我们需要清洁火花塞,吸出柴油……”董卫国很快完成了动作,并开始了五分钟倒计时。“为什么不立即开始?”机油发动机组不明白监视器在葫芦里卖什么药,他们的手心冒汗。“0秒,开始!”董卫国命令道,“砰”的一声传来火花塞在气缸中爆炸的声音...

“在高原上重新启动枪和油发动机之前,气缸应该完全冷却,直到气缸中的氧气增加……”董卫国的话突然启发了每个人。

一波又一波,当弹丸被压下时,弹丸被卡在输送槽中,弹簧马达不能自动弹回。炸弹压榨机一拿起扳手,董卫国就拦住了他。他迅速上前打开炸弹返回手柄,调整炮弹的位置。当外壳与槽对齐时,它精确对齐,然后慢慢取出...不到两分钟后,问题就解决了。“如果你用一把紧轮扳手往下压,很容易有潜在的安全隐患,甚至‘枪毁人亡’”,董卫国擦了擦汗,背挺直,举旗示意加油完成。

目标捕捉“远射,释放!”......下一个动作如流水。演习结束后,对讲机传来好消息,得到指挥组的确认:“消防队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课程行动,整体评估非常好!”

董卫国抬起头,仿佛所有的痛苦都在那一刻消失了。顺着枪口的方向,我看见一群鸟在地球水平面上方,张开翅膀向远处飞去...

声音

勇敢地成为先锋

■董卫国

我亲身经历了喀喇昆仑陡峭的山脉以及恶劣的环境和气候,但我明白生活中最大的挑战是不断适应。作为公司的老手,我不能退缩。我必须站在前面,先工作。鸟儿仍然知道如何在天空战斗。在这个精神高地,我心中只有一个信念。我不怕困难。我会向前冲,在云中翱翔!

观察天空

初秋的喀喇昆仑山被雪覆盖着。秦华伟,一名雷达技术人员,脸冻得通红,在离驻军两公里的地方,靠在一个临时的雷达位置上,喘着粗气,听着他的“婴儿颠簸”做“思想报告”。一边的几名雷达号手屏住呼吸,生怕影响秦班长的“疾病诊断”。

"组件的过度使用被烧毁了!"秦华伟掸去雪花,淡淡地说道。雷达在拧紧螺丝和更换配件之间恢复正常工作…挥动。"老秦的雷达可以被彻底感知,在关键时刻显示出他的技能."每个人都在欣赏。

事实上,当他第一次接触雷达时,秦华伟也很困惑...他只有中专学位,是大学里有名的乡巴佬。这台雷达是高度精密的设备。你怎么认为他不是那个材料!但是连长说,“你怎么知道你不尝试?”

“那就试试!”秦华伟暗暗更加努力,每天早起一个小时逐字读枯燥的课本,翻新旧书。在避难所里“焊接”自己,一个接一个地摸索着每一把钥匙,每一项功能;他一有空,就在脑海中一遍又一遍地浏览基本的雷达知识和操作步骤...几年来,数百个问号被固执和坚持弄清楚了。秦华伟最终成长为团里“雷达世界”关键时刻的关键人物。

几个月前,在库尔勒的一个训练基地,秦华伟是“防空突袭机-2019”训练队的雷达教练。任务刚完成,他就收到了去高原的通知。事实证明,这种雷达自从传到喀喇昆仑后就“不服从水土”。最后,它根本无法正常启动,电站也无法正常启动。几名雷达士兵思索着,总是无可奈何。

"没有雷达,高射炮将失去它的透视能力!"时间不多了。秦华伟没有注意回到营地去迎接他的妻子和女儿,而是冲到了高原上。秦华伟到达后,他“看、听、问、切”了一会儿,测试了内外所有的雷达系统,显示出正常的结果。

“到底是什么问题?”这时候,秦华伟陷入了沉思。连续两天两夜,秦华伟终于劳累过度,突然晕倒。他被送到医务室...醒来看看附近的氧气发生器。秦华伟拍了拍他的大腿。“在这个‘氧饱和度’的地方,雷达也会有高原反应!寒冷和缺氧导致雷达辅助电站额定速度达不到标准,功率下降,启动困难!”很快,秦华伟心中有了谱。

尽管身体虚弱,秦华伟还是拔出氧气管,小跑着来到雷达位置。当他拿出空气滤清器,将起动液喷入进气口,并从氧气罐中输送氧气时,他喘着气…“嘣…”发电站启动了,速度正常!雷达天线又转动了!

那天晚上,闹钟响了,秦华伟起身站岗。刚出宿舍,强风吹在他脸上的雪粒上,本冻裂的脸颊感到一阵疼痛,不禁打了个寒颤。秦华伟站在岗哨上。过了一会儿,雪落满了战斗服,融化成了白色的大地。睫毛上覆盖着霜,但他明亮的眼睛坚定地注视着天空...

声音

小中风落大橡树。

■秦华伟

我也做过雷达“白白白”,但我坚信涓涓细流最终会磨掉一块大石头,不是因为它的力量,而是因为它日夜不停地下落。面对挫折和困难,一个人只有坚持运用所学,并用所学来促进学习,才能发展出优秀的专业技能,迎接未来更大的挑战。

担心三餐

日落时很冷,下着红色的云。在喀喇昆仑高原的一个驻军站,炊事班长王宝刚焦急地等待着...站在十字路口,盯着几公里外,但他连一个车影都没看见。失望之余,他吹了吹热气,暖暖手,转向蔬菜地窖。

“班长,它还没到吗?”几句简单的话从二等兵谢武文的嘴里蹦出,像是在王宝山的心里打了一拳。王宝山咬着嘴唇,喉咙好像被鱼刺卡住了。他没有回答,但他想长出一双翅膀,飞过白雪覆盖的山脉和悬崖。

情绪降到谷底,我的头高高抬起,慢慢低下。看着不远处的一堆戈壁石头,他惊讶地发现一朵小花从石头缝隙中钻了出来,顽强地生长着。这是昆仑雪菊。只有耀眼的金色花瓣和深红色球形雄蕊给喀喇昆仑带来耀眼的光芒,喀喇昆仑几乎被“黑色和灰色”三种颜色所统治。

上高中前,王宝刚胸有成竹地自信满满地保证,他将坚决完成粮食安全任务。谁会想到要花一个多星期才能解决一个难题:公司订购的食物已经超过预定日期3天,而且还没有送达。他瞥了一眼手表,离晚餐只有一个多小时了。没有进一步思考的余地。王宝刚一头扎进蔬菜地窖,一个接一个地检查货架。不仅蔬菜,而且上次供应的泡菜也很少。当他被挫折和无助压垮时,他感到身心疲惫。

自从来到喀喇昆仑,他就被各种“意外”压垮了:因为温度低,很难保持他送来的面条的温度,而且他经常要在晚饭后提前为第二天准备早餐;由于海拔高、沸点低,需要热烫的菜肴需要先进的高压锅,而米饭需要蒸至70%或80%熟后才能变成高压锅。工作程序的增加是一方面,但一阵阵的高原反应足以让王宝山担心,难以集中精力,甚至手腕几次失去力量,菜铲直接掉进锅里...

整理你的情绪,稳定你的思想,俯身凝视雪菊。在微妙的气味下,淡淡的草药香味渗透进你的心。"班长,这是昆仑雪菊,海拔越高,质量越好."一边的藏族士兵杨丹柱凑过来。

“是的,正是如此恶劣的自然环境激发了剧雪的活力,而且越来越难……”王宝山的心亮了起来,他立即振作起来。他头脑中唯一剩下的成分!他很快走到壁炉前,立刻变得气势磅礴。他把油放在一个热锅里,煎葱姜直到香味四溢。最后一篮子绿色蔬菜、面团片和剩余的猪肉片被一个接一个地倒入,加入一点胡椒和一点蚝油。高温下,从锅里冒出阵阵水蒸气,遮住了王宝山的脸。

"班长,你在做什么好菜?"王宝山擦去脸颊上的汗水。“这是我家乡的炖肉。我小时候经常吃它。我不知道高原上是什么味道。”

一声喊叫响起,完成了一天训练的士兵们整齐地回来了。王宝宝有点不安,用拇指和食指不停地转动着新摘的雪菊。他不确定是否每个人都能习惯这顿饭……"嗯,它真的很美味,是高原上的美味吗!"直到他听到一些微弱的赞许,他才放下心来。

这时,谢武文快步走来,气喘吁吁地说道,“班长...已经来送食物了。”王宝山松了一口气,为士兵们准备了一顿大餐。

声音

记住自己的职责

■王宝刚

当团团长和整个连的官兵通过视频联系在一起时,我经常想起团长指挥的“非常高、非常苦、非常忠诚、非常片面、非常危险、非常宽慰”的话。每当我想到我的同志们克服寒冷和氧气短缺,一丝不苟地操作武器装备,精疲力竭但情绪高昂,我的心充满力量。我也更清楚地知道我的战斗正在进行。我有责任把每顿饭都做好,让勤劳的同志吃好,给他们营养。

静静地听雷声

■王海剑

在加强武装力量的道路上,有竞争领域杰出的训练士兵,克服困难和困难的科研先驱,以及无数默默奉献的普通士兵。在不同的战斗岗位上,他们是坚定而持久的。他们明亮的眼睛里的火焰正在升起,照亮每一寸土地,燃烧着青春的每一个时期,并且永远在他们的胸前留着一颗红色的心。

这次我们搜集并撰写的四名士兵来自新疆军区某高炮团第二营第三连。在喀喇昆仑山的峰顶和云中的天空之路上,他们克服了无数的障碍,努力生根发芽。手握钢枪来诠释士兵的忠诚。密切关注战场,努力战斗。

秦华伟是一名“雷达医生”,已经在军队服役19年了。他对自己职位的热爱从未减弱。他离不开雷达,雷达离不开他。

烹饪班长王宝山,一个简单的宁夏人,在他看似粗糙的外表下隐藏着细腻的情感。普通的柱子,三英尺的炉子,铁锅铁铲,蒸、炸、炖,他为同志们做的美味佳肴,是喀喇昆仑寒冷环境中最美味的食物。

司机班长杨梁潇患有严重的高原反应,甚至一天流五六次鼻血,但他从未后退半步。他总是在挑战各种极限方面磨练自己,努力打造优秀品质。他每次在高原上战斗都是自愿的,安全驾驶记录显示了他的能力和责任。

虽然炮兵小队的班长董卫国有着高超的技能和非凡的技能,但他知道只有稳定下来才能达到目标。只要他保持最初的心和坚定的信念,他就能战胜一切困难,展翅高飞,勇敢地到达顶峰。

在他们身上,追逐大军梦想的洪流和时间的潺潺流水声构成了一场震撼人心、令人感动的奇妙运动。这些朴实无华的士兵就像小星星,小沙粒,关心着我们国家的人民,守护着成千上万的灯。

听着,山顶微弱的雷声是他们以忠诚、牺牲和奉献精神演奏的赞美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