捐赠360亿美元,比尔·盖茨却说:这些钱对我都是多余的

当前位置: 两仙资讯 > 娱乐 > 捐赠360亿美元,比尔·盖茨却说:这些钱对我都是多余的

2019-11-14 18:38:10
人气:2298

每位编辑:赵云·王佳琪

"生活是不公平的,所以要习惯它."比尔·盖茨的这句话被无数人视为真理。然而,作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他用自己的行动为这句话添加了另一个脚注:如果他有多余的能力,他可以改变世界。

说到比尔·盖茨,有许多理由值得羡慕。1975年创立微软;自从1995年登上福布斯富豪榜以来,他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富有的人12年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个人资产超过1000亿美元的人是唯一一个捐出全部360亿美元的人。

据最新福布斯富豪榜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9月18日,比尔·盖茨的净资产为1056亿美元,仅次于亚马逊首席执行官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位居全球第二。到2018年,盖茨夫妇的实际捐款已达360亿美元。

在公众眼中,他是财富的同义词,总是笼罩在“微软创始人”的光环之下。然而,从微软退休后,他已经离开商界很多年,投身慈善事业。他赢得了世界,并以自己的方式把财富还给世界。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极端贫穷国家许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最低,不到贫穷尼日利亚的1/50。”盖茨认为,这是世界上最大的不平等。

从世界首富到世界伴郎,盖茨对金钱漠不关心。他笑着说,“我不需要那么多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总有一天我会捐出我所有的钱。”

姚长生:你曾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现在你应该是世界上第二富有的人了,对吗?

比尔·盖茨:我一直在捐出我所有的钱。据估计,我将来会是第四个或第五个。总有一天我会捐出我所有的钱。

姚长生:你曾经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现在你是世界上最好的。是什么让你改变了这种方式?

比尔·盖茨:当我在微软工作时,我的目标是开发世界上最好的软件,从而创造巨大的财富,这是我没有想到的。但事实上我不需要那么多钱。我一顿饭不会吃更多汉堡或穿更多衣服。

很久以前我就意识到了我个人对消费的所有需求,所以我可以利用这些额外的财富来产生一些影响。我开始研究儿童死亡的原因,想知道这些问题是否得到了解决。那时,我发现疟疾研究几乎没有得到任何财政支持。

结果,我发现了我的第二职业,并和我的妻子和沃伦·巴菲特先生一起参加了慈善事业。这份工作非常有趣。它可以与许多科学家合作,参观世界各地,并有机会与包括中国在内的政府合作。

我将咨询各个领域的专家,讨论如何合作开发更好的种子和疫苗。总之,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我没有牺牲任何东西。我不会因为这个而不能吃东西。所有这些钱对我来说都是多余的。

姚长生:今年的《目标卫士》报告聚焦于不平等。在你看来,当今世界上最严重的不平等是什么?性别、教育、疾病还是收入?

比尔·盖茨:我们经常讨论收入不平等的问题,这是非常重要的。世界上仍然有许多人生活在极端贫困中。他们没有足够的钱购买食物,他们的生存可能是一个问题。我们非常希望消除极端贫困。

但是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指标,也是盖茨基金会关注的焦点,是健康。我们对全球每年儿童死亡人数感到关切,并尽最大努力减少这一数字。2000年盖茨基金会成立时,全世界每年有1000万儿童死亡。现在这个数字已经减半,每年有500万儿童死亡。这是非常好的进展。

富裕国家的儿童死亡率不到1%,但在极端贫穷的国家,许多地区的儿童死亡率超过15%。芬兰的儿童死亡率最低,儿童死亡率不到贫穷尼日利亚的1/50。在我们看来,这是最大的不平等之一。既然世界有了足够的知识和资源,我们应该完全有能力大大减少儿童死亡人数。

姚长生:年度报告的第一页列出了17个全球目标。你认为这些目标中哪一个最容易实现?哪个是最难实现的?原因是什么?

比尔·盖茨:健康是实现所有目标的核心,这就是为什么基金会把健康作为其工作重点。现在我们已经开发了各种疫苗,并掌握了治疗疟疾的方法。更先进的技术每年都在生产。健康仍然是最重要的。如果一个人健康不佳或营养不良,就不可能接受教育或参加工作。我认为改善人们的教育和健康是最有价值的。

我不低估环境等其他问题的重要性。然而,只有在一个国家的教育和健康水平显著提高后,它才能自力更生。中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自1990年以来,中国在农业、教育和卫生方面取得了显著进步,这也是中国经济奇迹的基石。

姚长生:接下来你和基金会在健康领域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比尔·盖茨:我想强调两件事。首先,世界上每年仍有500万儿童死亡。到2030年,我们应该能够再次将这一数字减半,即达到250万。目前,世界上仍有儿童瘫痪,甚至死于脊髓灰质炎。我们希望在未来三到四年内彻底根除它。

从长远来看,我们希望在未来20-25年内彻底消灭疟疾。疟疾每年夺去50万名儿童的生命,数千万人患有这种疾病。这些都是非常雄心勃勃的目标。我们正在疟疾药物和(药物浸渍的)蚊帐方面与中国合作。中国政府正在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合作,共同努力消除疟疾。

姚长生:你认为中国能在这个过程中做出什么贡献?

比尔·盖茨(Bill Gates):毫无疑问,中国的经济增长为世界做出了巨大贡献,中国在许多领域拥有强大的专业能力。目前,中国也在寻求帮助非洲国家解决最紧迫的问题。中国在非洲修建道路和其他基础设施非常重要,这有利于当地的经济发展。

但与此同时,非洲国家也希望中国能帮助他们解决疟疾问题。例如,在坦桑尼亚,我们现在已经形成了三方合作机制,包括盖茨基金会、中国政府和坦桑尼亚政府联合发起的试点项目,取得了良好的成果。我认为中国可以在卫生领域为这些贫穷国家提供很多帮助。

姚长生: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主要得益于两个因素:全球化和人口红利。然而,目前的情况变得更加复杂。你能给中国政府和中国年轻人一些建议吗?

比尔·盖茨:教育质量非常重要。现在中国大学的教学水平越来越好。例如,清华大学是世界顶尖大学之一,许多大学的教学水平也在不断提高。

教学质量的提高将为中国创造许多高薪和创造性的工作,这对个人、中国和世界都是有益的。中国未来的经济增长率可能并不总是保持过去的高速度,但只要劳动力市场仍然健康,减贫计划进展顺利,中国就应该为目前的进展感到自豪。

姚长生:你认为当前的全球化形势如何?你遇到什么障碍了吗?

比尔·盖茨:就我个人而言,我强烈支持全球化,这对所有国家都是互利的。现在我们也看到一些国家退出全球化,甚至美国在某些方面也退出了。这是一个复杂的政治问题。

虽然很难在短时间内看到明显的转变,但也有许多人反对这种做法,这将导致公开和有益的讨论。至于创新,无论是在医疗保健、气候变化还是信息技术领域,未来的创新步伐都将很快。这将带来许多新的工作,中国在这方面做得很好。

姚长生:在去年的《目标卫士》(Guardian of Goals)报告中,你强调了投资年轻人的重要性,尤其是在非洲国家,因为非洲主要依赖传统经济产业。年轻人越健康,受教育程度越高,社会回报就越大。但是你考虑过技术创新改变世界的潜力吗?在这种情况下,人力资本理论仍然有效吗?

比尔·盖茨:毫无疑问。

姚长生:为什么?

比尔·盖茨:因为就业市场仍然有巨大的需求,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通常工资很高。他们的生活满意度和健康水平都很高,非常好,所以健康和教育水平的提高对个人和国家都非常有益,是一项非常重要的资产。

即使将来有大量机器人和软件应用,人力资本仍然非常重要。可能有些工作不需要如此高的教育水平,比如司机。然而,我们仍然需要投入足够的教育资源来创造更多的价值。

姚长生:你认为路易转折点之后中国会有更多的发展机会吗?中国会继续获得人口红利吗?我们应该转向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吗?

比尔·盖茨:我认为即使中国劳动力规模不再增长,中国经济也会继续增长,因为这些新技术工具可以提高人均生产率。即使在日本这样一个高度老龄化的社会,通过新兴技术提高人均产出仍然是可能的,从而支持退休的老一代。因此,即使劳动力整体规模缩小,中国仍将有巨大的经济发展空间。

姚长生:你一定读过这本书(事实)。

比尔·盖茨:是的,非常激动人心。

姚长生:你做过这些问题吗?

比尔·盖茨:是的。

姚长生:你是怎么得分的?

比尔·盖茨:这恰好是我的工作领域。我似乎在一个问题上犯了一个错误。

姚长生:你刚刚问错了一个问题吗?

比尔·盖茨:因为这些问题与我目前的工作有关,就像问出租车司机路线一样。汉斯·罗斯林和我是好朋友。我以前也参加过他的ted演讲,这是我听过的最精彩的演讲之一。他提到,随着健康状况的改善,人口反而会减少,这让许多人感到惊讶。我和我妻子都觉得很幸运能和他成为朋友。他的去世也令我们悲伤。

姚长生:真的很遗憾。但是回到这些问题,你知道他之前说的是真的吗?我来(西雅图)之前读过这本书。我不知道他说的真相和数据。

比尔·盖茨:许多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只能正确回答不到一半的问题。事实上,大学教授的正确率不如普通人。汉斯非常清楚地谈到了这些问题。现在媒体总是第一时间让我们知道世界上哪里发生了严重的灾难。当我年轻的时候,我不太清楚哪个国家发生了地震。

人类总是喜欢解决问题。我们总是关注那些潜在的问题,而不是思考已经取得良好进展的事情,例如降低儿童死亡率和消除文盲。我们考虑我们需要做些什么。

汉斯并不意味着我们已经取得了如此大的进步,所以我们可以松懈下来。现实是,人们更有可能担心尽管疫苗已经开发出来,但许多儿童仍然无法接种疫苗。然而,我们必须(对世界)做出客观的评估。我们必须看到数据。世界已经取得了良好的进步,创新是其背后的驱动力。我们应该为此感到骄傲。

姚长生:汉斯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有用的方式来划分世界。这张照片也很令人震惊。你应该属于这个地方吗?

比尔·盖茨:是的,就我个人而言,我更幸运。

姚长生:但是基金会关注的是剩下的群体。这就是你全职做的吗?

比尔·盖茨:是的。

姚长生:这些群体有完全不同的文化、信仰、社会结构和教育体系。你们两个都是怎么做到的?

比尔·盖茨:任何国家的人都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生存,母亲们希望他们的孩子能够健康成长。如果疫苗对一群人有效,那么对另一群人也应该有效。这些本质上是一样的。通过开发麻疹或艾滋病疫苗,即使我们不了解当地的文化习俗,我们仍然可以帮助这些人。

当然,修建道路和电力设施以及培育更好的种子也非常重要。你说得对的一件事是,要成功交付这些产品,你需要与社区中的人建立联系,例如通过部落领袖或宗教领袖。

例如,我不知道如何让这些母亲认识到给她们的孩子接种疫苗的重要性,但我可以投资资金帮助建立一些妇女组织,这样她们就可以相互沟通,最终了解疫苗的作用。你说得对。给每个有需要的孩子接种疫苗需要做大量的工作。每个地区的情况完全不同,有些地方甚至没有政府。

姚长生:你觉得从事这个职业有压力吗?

比尔·盖茨:我们应该珍惜所有的生命。一旦你亲自去了一些地方,很难忽视那里的问题。如果你以前从未去过那里,你可能会想,“情况真的那么糟糕吗?提供帮助真的有那么难吗?”一旦你到了那里,了解了当地的情况,我相信你也会认为这是你一生中最有价值的职业。

姚长生:现在你完全致力于消除贫富差距,但不幸的是,根据数据,贫富差距似乎已经扩大。

比尔·盖茨:事实上,全球收入不平等正在减少,因为印度和中国等中等收入国家的增长速度快于富裕国家。虽然各国内部的贫富差距仍然存在,而且全球范围内的收入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平等,但许多国家的不平等现象有所增加。

因此,这是一个政策问题:一个国家是否有累进税制来对富人征收更多的税,以建立更强有力的保障体系来帮助穷人?基金会的目标不是每个人都完全平等,而是希望每个人都能享有基本的保护。

做健康工作是我的第二职业。

姚长生:基金会的工作给你带来的最大收获是什么?现在你全职从事慈善工作,你在软件设计方面取得了巨大的成功,现在你是一个著名的慈善家。

比尔·盖茨:我们在全球卫生领域取得的进展非常令人欣慰。许多人参与了这场运动。作为他们中的一员,我们非常自豪。如果我们能彻底根除脊髓灰质炎,那将是非常令人欣慰的,我对此非常乐观。彻底根除疟疾可能需要更长时间,但我相信这迟早会实现的。

就我个人而言,我非常喜欢挑战性的工作,从包括科技领域在内的各行各业招募人才共同工作。这是一项非常有趣的工作,我们正在不断进步。目前,越来越多的人重视这些问题。即使有时我会遇到一些挫折,我仍然热爱这个职业。我很幸运有如此有意义的第二份工作。

国家商业日报

1分钟极速pk10 甘肃快三投注 江苏11选5 pc蛋蛋网 pk拾赛车